永利澳门官网

家教不分大小时

魏晋南北朝时的梁朝,有位王僧辩,其母亲叫魏夫人,她最懂自打儿与人打儿的道理,门背后常挂着一竹扫把。小时候,王僧辩调皮干坏事,魏夫人黑脸高举竹扫把。王僧辩当了大将了,母亲见了当了大人的儿,萎火了吧?非也。那天儿子给魏夫人送来大金戒指,其他母亲见了,以为神气,王母则见之不详,手持了棒,一声棒喝:跪下。从门背后抽出竹扫把来,打四十岁的儿,如打十四的儿。

王僧辩后来成了勋业,位至司马、司空、尚书令等职位。大人大矣哉了,魏夫人还是将他当儿子,门背后依然储备竹扫把,准备随时棒喝。“及僧辩克复旧京,功盖天下,夫人恒自谦损,不以富贵骄物。”

娘见了儿被伤成这模样,哪有不心疼的?很多娘但见儿受伤重,不见儿犯错。魏夫人不同,既见儿有疼,更见儿有错,给儿上了药,再去为儿请罪,“夫人诣阁,自陈无训,涕泗呜咽,众并怜之”。如此深明大义的母亲,谁不敬佩?其儿错大,内心多原谅了。萧绎便请最好医生,寻最好药物,给王僧辩治之。“及僧辩免出,夫人深相责励,辞色俱严”,整顿衣裳起敛容,严肃教育:“人之事君,惟须忠烈,非但保祐当世,亦乃庆流子孙。”让王僧辩面讪讪的,心慌慌的,这是家教起反应了,生效果了。

魏夫人还有件事,让人颇为佩服。却说那是湘东王萧绎调配王僧辩攻湘州,岂料咱们这位王司令误了日期,违了军令,让湘东王萧绎发了大脾气:大敌当前,你是怕死吧?看剑。萧绎一剑挥来,剁了王氏左腿,顿时血流如注。

期盼孩子成才成龙成凤,几乎是每个爹娘的愿望。自然而然,犯了错就要管要教。可是也怪,当年孩子小,不吃饭啦,弄倒酱油瓶啦,犯错不大,娘费心巴力来教儿,儿大了,有些娘却收心敛性,不敢理直气壮训儿了。

但道理却可能是这样:娘,话不敢说重,儿,事就可能犯重。娘从此不敢打儿,儿从此归人去打了。

王僧辩之母魏夫人,一生都担着教子责任,“朝野咸共称之,谓为明哲妇人也。”

“少不如意,犹捶挞之”,王僧辩稍微有点犯错苗头,母亲可不管你将三千人,该打就打。魏夫人教的是儿也,不是官,打的是孩子,非大人也。是故,儿无贵无贱,儿无长无少,错之所存,教之所存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