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澳门官网

张云雷“砸挂”汶川地震:高级的幽默不会拿悲

尽管这是去年底的录像,而非“5·12”这天特意演的,但“5·12”这天不合适,其他日子同样不合适。

张云雷这事儿发生前,还刚和几位内行朋友聊起他的活儿,老几位直摇头“《报菜名儿》卡得像便秘,《八扇屏》只说一扇‘小孩子’就鞠躬谢幕,干脆把这扇也省了直接说‘大洗枣儿’得了”。

二、“台上有活儿”的相声才高级

郭德纲先生将原本“一拆二”的《文章会》、《大保镖》又恢复为一段《文武双全》的尝试是否是最好选择,圈内存在不同意见,但这段活儿是“真显功夫”……

为摆脱这种窘境,德、寿、宝、文几代相声艺人殚精竭虑,从“台上台下”努力“练活儿”,以此为相声和相声艺人争一份体面。

老艺人们曾说“你不欺活儿,活儿不会欺你”,说的就是这么个理儿。

张云雷“砸挂”汶川地震:高级的幽默不会拿悲

这些手艺活儿,在后辈传承中若变了味儿,殊为可惜。

于是老一辈“海青(没有正式拜师入门的相声演员)”、票友和相声迷津津乐道的“大功德”相继出现:张寿臣、常连安、马三立等苦练文哏,让相声借助当时的“新平台”商业电台走进千家万户;侯宝林、刘宝瑞、郭荣启等积极向京剧和地方戏“杂交”,让相声从“撂地艺术”升格为剧场艺术。

相声《贼说话》里,连被子都没有、全家就一把没把茶壶,连贼都找不到东西可偷的场景,以及《八大改行》里艺人为生活所迫的挣扎痛苦,都绝非单纯的段子,而是当时相声艺人生活、社会地位的真实写照。

偏偏在这一天,一段相声视频不胫而走,视频中张云雷调侃汶川地震死难者,并将之作为包袱抖了出来。

说一千道一万,张云雷还是个相声演员,仍然得靠“台上活儿”安身立命、扬名立万。

“5·12”是母亲节,也是导致逾6万人遇难的汶川大地震周年纪念日。

对这些“舞台下的戏”,张云雷的表现即便不是积极参演、主动配合,也并不排斥,这一方面让他的火爆持续,另一方面也让围绕他的争议连绵不绝。

近些年,努力恢复小剧场传统的郭德纲、德云社,在圈内外一片争议中打出一片天地,获得了巨大影响和无可争议的成功。

这样的包袱,抖得也并不高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