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澳门官网

【少儿才艺展演丨专访】刘彦忠:做新时代古琴

  在云南茗琴居古琴研习社,墙上挂着数十张古琴,贴着书法碑帖,花台上摆着绿植,像一个缩小版的古琴博物馆。茗琴居的主人刘彦,现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理事、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古琴委员会委员、云南省民族管弦乐学会副会长。在他眼中,古琴音色婉转穿透力强,不仅是中国传统音乐的极致代表,还是东方乐器之王。

  随着市场的发展,如今教古琴的老师越来越多。但每一位老师的定位不一样,别人可能是以销售为主,自己则是以教学为主。刘彦认为不教学生则已,要教就得把他们教好。

 

【少儿才艺展演丨专访】刘彦忠:做新时代古琴

  刘彦忠开始学古琴的时候已经20多岁“高龄”,虽然以前玩过其他乐器,但是古琴却从未接触过。在90年代,整个昆明找不到一家卖古琴的琴行,也几乎找不到可以教古琴的老师,这对想学古琴的刘彦忠来说无疑是一个困难。

  教学最看重质量

  回首过往,刘彦忠说他从未后悔把古琴作为人生志向,经过十年的努力,云南古琴事业从无人问津的冷门行业开始欣欣向荣,他非常坚定这是人生最正确的选择。转眼间又一个十年过去了,如今古琴已有蓬勃发展之势,50岁的刘彦忠终于知道天命所归的意义何在。

  云南网记者 朱清然 通讯员 罗凡

  古琴,又称瑶琴、玉琴、七弦琴,是中国传统拨弦乐器,有三千年以上历史。2003年,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为“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2006年被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古琴流传至今有3000多首曲子,但现今能弹奏成曲的只有100多首。为了传承古琴技艺,刘彦忠说,他是负重前行,从一而终。

  刘彦忠 主办方 供图

  刘彦忠总说自己以前是万金油,什么都会一点,但是都不精。后来他明白了“学之道,贵以专。”就把其他爱好放一边,公司也不开了,专注于古琴。只有极致的热爱,才能做到专精。

  学之道,贵以专

  

【少儿才艺展演丨专访】刘彦忠:做新时代古琴

  他曾做为一个背包客游历祖国大江南北,在峨眉山万年寺听到了若隐若现、引人入胜的“琴声”,寺中师傅解释,相传当年“诗仙”太白和蜀僧在此弹琴,青蛙听后受到感染,叫声类似琴声。刘彦忠深受影响,决心学习古琴。

  哪怕自己每天早上8点就开始,上10多个小时的课才能休息,他教学生的时候也绝对不含糊。只有用心的教学生,才对得起自己的老师,对得起自己的学生,对得起古琴。刘彦忠说起自己一些学生的时候总是感到很自豪,自己的学生不仅在国内许多比赛上取得优异的成绩,同时还受到业界琴友的认可。

  他最重视的就是教学质量,每一节课都按照自己编写的教学大纲来上,一堂课只教一个学生或两、三个学生。他说,一堂课学生多了就不是每个人都顾得过来;这样面对面,手把手地教,才能细致入微的把学生教好。

  大多数人都想不到,这个扎着一个小辫,穿着传统服装,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总是亲切谦和的刘彦忠以前曾是一名摇滚青年。刘彦忠从小就爱好广泛,喜欢过美术、围棋、航模,玩过摇滚,跳过霹雳舞,设计专业毕业后开过装饰公司。

  刘彦忠的弟子遍及国内外,他有一个海南的学生每次都是打着“飞的”来昆明上课,非上课时间就在宾馆里练一整天琴。一般的人可能会感叹这位学生为了学琴所花的代价太大,可20多年前,刘彦忠自己也曾坐40多个小时的硬座火车去上海学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