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澳门官网

核桃编程:培养下一代“乔布斯”

  “教育是需要长期投入的,不是赚快钱的生意。”曾鹏轩说,“我们的目标还是要服务好家长、服务好学生。”

  写代码的“孩子”

  “我们在教育领域的最大发展机遇之一 就是教更多的孩子学会编程。”

  在曾鹏轩看来,少儿编程是能帮助孩子的一个手段。在美国进行编程课调研时,孩子们每周上一次课,一学期下来,每个孩子都可以独立编一个炮台游戏,学会应用计算机的抛物线算法等。“过去孩子在学校学的东西没地方用,但编程课立刻就能用上,做一此小游戏。再者编程的反馈特别及时,其他学科你做一个题,可能要等到第二天老师批改了才知道是对是错。但编程系统会马上反馈你哪行计算机命令出错了,这给孩子带来很大的学习兴趣。”

1538980496339387.png

  少儿编程最早可追溯到半个世纪前, 1968年南非计算机科学家西摩尔派普特从 LISP语言的基础上发明了一种新的编程语言一LOGO。与一般计算机语言不同的是, L0GO语言输出的结果是几何图形,图形化的结果呈现也意味着它更适合用于教育少儿群体。后来者在这一基础上不断创新,更先进的面向儿童的编程语言Scratch在2007年发布,绝大多数少儿编程企业的课程设计皆建立在Scratch编程语言上,把原来复杂的英文代码编程语言转换成图形,通过情景动画,积木构件的形式呈现。

  “我认为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编程,因为它会教给你如何思考。”

  2012年,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呼吁全国学生学习编程,4年后,美国政府拿出40亿美元开展少儿编程教育。

  “ 编程促进你的思维能力。”

  下一个乔布斯?

  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内市场上已有 200多家少儿编程创业公司。在业务模式上,少儿编程企业就可分为线上培训、线下培训、工具、平台等四大类,因为其互联网特性,选用线上培训业务模式的企业占一半上。不同企业也根据其客群定位,分化出1对1、1对4小班模式、1对多轻课程等授课模式。为了让孩子对编程感兴趣,企业做出的尝试也纷繁复杂。编程猫的早期学习阶段,不是让孩子直接输出编程语言, 而是在页面一边出现彩色图形构成的语句,孩子们只要将它拖拽到另一边, 再设定好参数,即可看到相应的成果,相当于是让孩子用搭积木的方式学习编程。

  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经历。曾鹏轩小时候是一名“学渣”,成绩经常是倒数几名。一直到高一下半学期,他才摸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,完成逆袭。“我是山东孩子,山东孩子很认学,如果你学习不好,那你在学校、家里都没什么地位,所以我很能体会一个差生的痛苦。”

  曾鹏轩2011年时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,他的导师Yasmin Kafai博士是宾夕法尼亚大学、麻省理工学院(MIT)教育研究生院学习科学教授,国际学习科学学会前任主席,美国少儿编程与游戏化教育领域的学术权威; Kafai教授在宾大教授的实践课程《Video Games & School Courses》和Scratch实践项目《Colab Challenge》获行业内广泛好评和认可。

  2017年1月,浙江新高考革将信息技术加人高考选考科目: 8月,国务院印发《新一 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明确指出应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,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、逐步推广编程教育。

  与此同时,资本市场也开始火热起来。 2017年9月,曾鹏轩创立的核桃编程正式上线,当年,国内市场有14个少儿编程项目完成融资,比2016年增加一倍。2018年项目的入局势头有增无减,截至7月,少儿编程领域单笔投资金额高达2017年的41倍。

  核桃编程还加入了一个游戏关卡类的通关设定,“学生需要有清晰的产出,我们才认为你掌握了编程技能,可以通过这一关走到下一关。每完成一个目标就学会了一个知识点。”曾鹏轩介绍。

  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。

  今年7月,曾鹏轩的核桃编程拿到金额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。就在4个月前,他才刚刚拿到PreA轮的融资。

  核桃编程的用户还有一些来自三到五线城市,这让曾鹏轩感到惊喜。”当把价格降到足够低,基本上所有人都能学,就不只是一二线城市的精英家长了,我们的市场就相对大一些。”

  曾鹏轩创立核桃编程之初,客群定位主打小学生群体,目标是通过轻体验式、低价的图形化编程课吸引尝鲜者完成编程教育启蒙。低价策略让核桃编程迅速积累了一波用户,目前,核桃编程每月新增学员可达上万人,在少儿编程领域可算是增长较快。“首先对家长来说,他的尝试成本不高,不需要一次性交一两万去学编程。”曾鹏轩说。

  “学渣”逆袭

  7岁的王童最喜欢《三国演义》,他想把三国故事做成一套动画给同学演示,但他并不知道如何实现,父母也不懂,于是给他报了个少儿编程体验课程。上完6节课后,还不太识字的王童,让爸爸给他念三国故事,再把情节记录下来,拆分成不同镜头,最终用编程软件中提供的模块做出整个三国动画。王童是在曾鹏轩创办的公司“核桃编程”学习的学生之一。“我特别喜欢宇航老师,以后希望我也能像宇航老师一样。”王童口中的“宇航”老师是核桃编程的联合创始人,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,本科期间就曾获得“ROBOCUP” 机器人世界杯世界冠军,在少儿编程教育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,是目前核桃编程的主讲教师,也是曾鹏轩创业路上的好伙伴。

  和导师一起做项目时. 曾鹏轩在当地中学参与编程课调研项目,这让他对少儿编程有了深切体会。“能明显地感觉到一些之前学习连贯性不强的孩子,学习行为发生很大改变,他们在编程这个科目上体现出的主动性、学习深度都非常令人惊讶。”

  编程狭义上说是未来职场的一种技能,广义上其实是一种行业素养,“编程让孩子掌握了一个学习的钥匙,无论是思维方式、学习能力还是学习意愿,都能不断适应外界的变化,这是很多家长看望孩子学编程的出发点。”曾鹏轩说。

  而如今,这股“少儿编程”风也吹到中国,在刚刚过去的暑假,热爱报班的父母们,很多都给孩子选择了编程课。

  但实际上,对整个行业来说,仍待教育的市场依然是许多少儿编程企业面临的痛点之一。学生的接受能力,企业盈利等问题都在其次,关键点是在已经瓜分完毕,且席垒十分坚固的中国应试环境下,少儿编程该如何开凿自己的市场。尽管在国家政策层面,近两年已经有相应的措施出台,但编程课毕竟还没能直接挂钩考试加分,家长考虑问题依旧会更现实。也不乏有企业为了解决市场接受度不高的难题,选择和公立学校合作,将自己的课程和教育体系捆绑,抢占学生4点半下课后的时间。

  另一方面,国内少儿编程教育起步较晚,上世纪80年代,中国才开始向青少年普及计算机知识。在这一新兴领域,国内并没有权威的评价体系或行业标准,内容设计上还需要参考美国等课程体系。